首页 > 封面故事 > 正文

埃及200年:独立进行时——专访中国社科院世界史所研究员、中国非洲史研究会副会长毕健康(6)

2011-07-15 11:56 作者:李伟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
从全球化的角度看,埃及处在风暴中心。外部因素对埃及的发展形成了强大频繁的干扰,影响其独立自主的发展。另一方面,所谓独立问题必须放到全球化的背景下审视,不能逆潮流而动。埃及的未来要把国家发展、独立问题和全球化通盘考虑,找出一条新的道路。

一家
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一家

 

三联生活周刊:美国曾经是穆巴拉克政权的盟友,他们共同的利益是什么?

毕健康:美国和埃及都支持中东“和平进程”,他们在中东有共同的利益和相似的政策。这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与埃及的国家利益。

穆巴拉克政权在中东的影响力是美国所看重的。美国通过援助,维护埃及在中东的大国地位,进而推行其中东政策。美国可以借助埃及来调节阿拉伯国家的内部矛盾,协调他们对以色列的态度,有利于其推动“和平进程”。

三联生活周刊:革命之后,美国希望看到一个怎样的埃及政权?

毕健康:首先保持稳定,其次是美国化。按照美国的理想、形象,改造中东,也就是大中东计划。

美国最希望看到一个基本上和美国相像的埃及。政治上奉行西方式的民主,尊重人权,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认同美国。但从伊斯兰的“一切归于真主”到美国的“主权在民”,其间冲突很大。在民主与稳定之间,美国首先会选择稳定。穆巴拉克政权并不民主,但美国容忍了多年,因为一个稳定的埃及,进而一个稳定的中东,有利于维护美国的全球战略和利益。

三联生活周刊:对于埃及未来的政权,美国的认可至关重要?

毕健康:美国会对于埃及未来的发展起到重要的作用,美国不仅有自己的财力,还可以协调欧盟、日本的财力对埃及进行实质的援助。最近埃及有一笔10亿美元的债务被一笔勾销。

埃及需要一个主导性的政治力量,这样才能够稳定政局。伊斯兰的传统价值观、国际外力,与老百姓的实际需求之间寻求某种平衡。通过协调各方利益,引导民主进程。

三联生活周刊:在这个意义上,革命不应评价太高,民主与独立仍旧是一个过程?

毕健康:民主改革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比如“土耳其模式”,上世纪20年代凯末尔开始改革,强行打压伊斯兰势力,1954年实行多党制,1956年第一次选举,实行政权的和平交接,1966年发生“5·27”政变,70~90年代每10年都有一次政变。在民主道路上经历了很多波折。从公开宣布多党制,到多党制有序运行,至少需要30~50年的时间。

外部因素对埃及的发展形成了强大频繁的干扰,影响其独立自主的摸索适合国情、教情的发展道路。另一方面,所谓独立问题必须放到全球化的背景下展开,不能逆潮流而动。很多发展中国家的独立问题没有解决,是因为外部因素,伸手的势力太多。

埃及的未来要把国家发展、独立问题和全球化通盘考虑,找出一条新的道路。也许只有进入全球一流国家,才能实现真正的独立自主?!?/p>

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,阅读期期精彩内容!

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三联生活周刊”、“爱乐”或“原创”来源之作品(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),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经本刊、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”或“来源:爱乐”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刊、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《立冬》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“三联生活节气”体验更多精彩。

《霜降》 《寒露》 《秋分》

微博@三联生活周刊
微信:lifeweek
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
三联中读服务号
广东快乐十分实时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