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封面故事 > 正文

埃及200年:独立进行时——专访中国社科院世界史所研究员、中国非洲史研究会副会长毕健康(4)

2011-07-15 11:56 作者:李伟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29期
从全球化的角度看,埃及处在风暴中心。外部因素对埃及的发展形成了强大频繁的干扰,影响其独立自主的发展。另一方面,所谓独立问题必须放到全球化的背景下审视,不能逆潮流而动。埃及的未来要把国家发展、独立问题和全球化通盘考虑,找出一条新的道路。

其次,当时埃及的经济社会发展无法支撑民主进程。纳赛尔掌权后,搞军人政权,有两个原因。首先汲取历史的教训。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,从1923年宪法颁布到1952年革命,在英国的挑拨下,政治动荡,政党倾轧。在他看来,这些政党不过是地主、资产阶级获取利益的工具,其作用就是搞动乱。第二,当时埃及处于与以色列对抗的战争环境中,军人地位高,需要高效的决策和判断。

于是形成了威权主义的政治特征,即军警特等专政机关是政权的强力后盾,以总统为核心的权力机关大权独揽,议会弱小,司法相对独立,新闻有限自由。总统依靠军队,而不是靠政党。军队是实的,政党是虚的。

威权主义在中东和拉美盛行有一定的历史必然性,对于维护政治稳定,集中资源发展,有一定积极意义。但是进入21世纪,再实行威权主义则违背了历史潮流。

1798年,拿破仑带领法国军队进军开罗

1798年,拿破仑带领法国军队进军开罗

三联生活周刊:萨达特最终倒在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枪口下。自纳赛尔发动“七月革命”建立世俗的共和政权,宗教激进主义一直是政权的反对派。其中穆斯林兄弟会的影响力最大,它为何能在埃及社会长期扎根?

毕健康:642年左右埃及被阿拉伯人占领,到9世纪左右埃及完成伊斯兰化,10世纪阿拉伯化。1000多年的埃及历史,延续了深厚的伊斯兰传统。穆斯林兄弟会在价值观上主张回归伊斯兰传统,在中东国家深得民心,代表了具有传统价值取向的中下层人口的利益。

其次,不管法鲁克王朝、萨达特时期还是穆巴拉克时期,埃及都存在比较突出的社会问题。而兄弟会则是从解决老百姓基本生活和福利问题入手,办学校,开诊所,建清真寺。穆斯林兄弟会不仅有坚定的宗教理想,而且是一个具有经济、政治功能的综合性的组织。

三联生活周刊:如果穆斯林兄弟会掌权,埃及会走怎样的道路?

毕健康:埃及的体制,是政教分离的共和体制。是世俗体制。而穆斯林兄弟会的最终愿望是要推翻政权,建立其所谓的理想的伊斯兰国家,政教合一,宗教高于国家,宗教统领一切,一切归于真主。它与世俗政权的冲突是直接、面对面的。

恢复“哈里发制”曾是早期穆斯林兄弟会的具体目标。但这一目标无法实现,随后便淡化了目标。后来参与议会选举,进入议会政治游戏,转而支持改革,寻求民主,要求修改宪法,甚至重新产生宪法。现在它的目标究竟是什么,很难说清。

如果穆斯林兄弟会掌权,无非出现两种情况,一种是走土耳其模式的道路;第二种就是实行伊朗模式,以教治国,经济、政治重新再次伊斯兰化,对外政策也可能改变。

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,阅读期期精彩内容!

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三联生活周刊”、“爱乐”或“原创”来源之作品(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),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经本刊、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”或“来源:爱乐”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刊、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《立冬》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“三联生活节气”体验更多精彩。

《霜降》 《寒露》 《秋分》

微博@三联生活周刊
微信:lifeweek
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
三联中读服务号
广东快乐十分实时开奖